情殺時總需要一把磨利的刀,

有人用鐵鉆水石磨的刀,

有人用妒火怨念磨的刀,

有人用理智道德磨的刀,

有人用冷血無情磨的刀,

有人用灰心絕望磨的刀,

當然也就有人,

用多年的感情或相互的信任去磨刀.

不論用再多變的掩飾,

此行為終就是將刀往要害緩慢送入,

不論殺對方或是本身,

結果總在 致人於死, 傷人至殘,

不論用什麼樣的刀,

永遠沒有一把會  血不沾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