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說:"If you love somebody, you have to let it go. If it meant to be, it will come back to you."

他說:"既然你覺得我們不能保證以後會是好的,那麼她跟你在一起也同樣沒有辦法證明."

我說:"請不要利用我的愛去完成另一個人的任性."

 

回頭再看,已沒有了當時的破碎心情;

不是因為終於放棄,

而是一句呵護的話將自己扶起,

來自同樣執著的一段曾經.

 

責怪的歌句下,

人們反覆吟唱著,

可知句中生氣的對象,

其實是自己.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妳說人 畢竟不是草木  
最後還是變了心 自己也很痛苦
而雖然曾經以為我 就是妳的全部  
他的出現卻讓妳 有了新的領悟

妳要我 給妳最後的眷顧  
只有我能成全 妳這份完整的幸福
妳在我 面前表現的 那樣的無助  
我連苦澀地笑 彷彿都顯得殘酷

妳們的幸福很完整 我的幸福卻被犧牲
傷我最深的人 還在我面前 說太殘忍

妳們的愛情像星辰 我的愛情化做煙塵
我想我只能說 成全妳們 不是我的責任

鄭秀文 – 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