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
治癒一段無比的悲慟, 往往來自於一次空前的感動;
領受一段空前的感動, 往往來自於一次不預警的共鳴.
緣來, 就是如此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