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粉筆畫的小白圈裡,

觀望著人來人往的飄漂過客, 自由,

也觀察著別人兩兩重疊的小圈圈, 制約.

一陣大雨沖刷了原以為不會褪色的曲線,

一時分不清自己有的是自由還是制約,

一時說不明別人看我的是自由還是制約,

或許我習慣了制約中的自由,

或許我的自由選擇了自我制約.

諷剌的是,

沒了慣站的圈圈, 卻怎麼也走不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