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瓶的窄口是個原罪,
 
總讓人試不著裡邊,
 
裝的是熱水還是冷水.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這些天有個很重要的老朋友, 陷入了水瓶的迷思.
自己則回憶起兒時曾迷醉於一個小水瓶,
而忽略了一些身旁應該注意的人與事.
多年之後, 自己雖已可以用精練的字句寫出當時的心境,
卻還是沒有戒除對神秘的那份好奇.
畢竟, 每個水瓶裝著不同的水, 用心去承接了,
就會嚐出該有的溫度味道, 是吧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