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自由,很好,
一個人獨立,很好;
一個人唱情歌時不必只對著螢幕,
是不是會更好?
也許沒有幾個人知道。
我看到了向來沉默的人嘶吼,
我看到了向來微笑的人落淚,
在不被允許流露的陽光下,
人們自已治療著自己。
但,如果失去了流露的本能,
我們要真情做什麼?
該哭的時候哭,該笑的時候笑,這便是人生;
想哭的時候哭,哭完了能夠笑,這才是屬於自己的人生。
有些人的美,隨時隨地披在身上抺在眉間,
有些人的美,非要到了某些時候才能看見。
並不難過來不及分擔那些痛苦,
而是慶幸還能夠分享這些快樂。
兩個人是兩個人,
一個人的人,
也許不會只有一個人,
不是嗎? 今天很美的兩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