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後的虛無夢幻,
往往伴隨著無比真實。
曾子曰:「友直、友諒、友多聞。」
酒後人人 有直,有諒,更有多言多聞。
酒言酒語,總是久言久語,
半夢半醒之際,
來回席間的是難得一現的內心語言。
無需翻譯、不必聽懂,但是大家會猛點頭。
"我要自立自強……"
"Whiskey是純麥做的,Scotch的有一種藥味……"
"啤酒才是我的強項……"(深喉嚨小寶貝,這句說的是你。)
"一個情人不如一群朋友……"
"賤人、賤人、賤人,傳了三次……"
"其實女生才比較辛苦的好不好……"
"這個字唸屌、然後那個字唸屄……"
敬一杯年少輕狂少不更事,
敬一杯滄海桑田昨事今非,
敬一杯莫明奇妙喝就對了。
沒有強顏,
瓶裝的砂時計裡釀的是歡笑與辛酸,
酒意漸散,飽足感留殘,
滿足於脫離現實而沒有悖離真實的灰色地帶,
望著桌子對面的有緣人,
想著歲月後面的未知數,
十年、二十年後的你,
會是因富有而滿足,
還是因滿足而富有。
我不知道將來的快樂悲傷,
或許還沒有擔心的必要;
我卻知道現在的歡笑感激,
正是因為有你們的存在,更添精采。
我不信有神,
但希望神也能祝福帶給我苦難的人;
若不是因為他們,
我不會在這個時間,這個地點,
遇到你們。
豈料天狗吞明月,始見星露展晨光。

-右言錄-

 —
不惑未滿,壽誔已漸;
半夜轉醒,留字為念。
Sep.21.20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