徘徊身邊囉嗦佈道的人,
往往很容易扮演沿路思考而撒落智慧之砂的老者。
跺步海邊,閃著耀輪的極小粒,
不斷地從閉合不攏的指縫流瀉。
有的飄然落地變回了海砂,
有的被翻滾沉浮於潮浪的蚌瞉,緊緊抓住,
放入身體裡去煉化去實行,
有一天,這粒砂,終會煉化成珍珠。

一顆顆高貴無瑕的珍珠,
並不如人們想的來自於那位海濱閒步的賢者;
而是懂得緊握的蚌瞉才是難得吶。
經過我們的賢明長者可能很多,
但是聽到自己受用的,懂得去緊緊握住,
用時間用生命去身體力行的人,
才會讓它變成世界上唯一一顆的珍珠。
但適合你的不見得適合她,
因此每顆煉化完成的珠子才有那份價值啊。

我只是其中一位多事多話的老人,
而你是否已經握住了自己的珍珠?
扼殺浪漫熱情的,往往是時間;
然而,世上所有最感動人的美酒,
共通的配方亦是時間。
時間時艱,時間實堅。
時間會讓很多事物慢慢不見;
也會讓許多事物被珍惜看見。

時間,對你而言,又是何解?